新能源资讯丨生物质能发展迅速.

2018-09-01 04:33:55 / 打印

有这么一种物质,它随处可见又唾手可得;它披着垃圾的外衣,却是无价之宝;每年人们为解决它们的存放和处理问题耗费巨资,但实际上它又能创造出巨大的财富。有这么一种原料,看似百无一用又屡见不鲜,但它却能从根基上触动石油化工这项人类生活的基石。有这么一种能源,它既环保又低碳,它像“开挂”一般充满了无限可能。常有人说,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没错,生物质能正在起步加速。

“不丰收的时候农民难受,丰收的时候农民和政府一起难受。”一句戏谑之言却道出了我国陈粮仓储的痛点。每年我国花费在陈粮储存上的资金数额巨大。但现在有了解决办法,国投生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岳国君表示,只有一个途径能够大规模消耗这些陈粮,并榨取其剩余价值,那就是发展燃料乙醇。

最近几年,由于石油价格的波动,燃料乙醇的消费增长也在提速。中国燃料乙醇产业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燃料乙醇在中国具有广阔前景。随着国内石油需求的进一步提高,以乙醇等替代能源为代表的能源供应多元化战略已成为中国能源政策的一个方向。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继巴西、美国之后第三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国和应用国。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不再建设新的以玉米为主要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并大力鼓励发展以非粮作物为原料开发燃料乙醇。燃料乙醇走向了非粮乙醇发展的道路,并得到了快速发展。

燃料乙醇拥有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可以降低汽车尾气中一氧化碳和碳氢化合物的排放。未来我国燃料乙醇行业的重点是降低生产成本、减少政府补贴,为此,制定生物燃料乙醇生产过程的消耗控制规范,及产品质量技术标准,统一燃料乙醇生产消耗定额标准,包括物耗、水耗、能耗等,是降本增效的有力手段。

岳国君介绍,2014年我国汽油表观消费量已达1亿吨。考虑到天然气、电动汽车等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加因素,未来几年,汽油消费量增速放缓。按年递增7%计算,2020年将消费1.5亿吨汽油。这些汽油如果按照10%的比例添加燃料乙醇,需要燃料乙醇1500万吨,产值约1500亿元,并减少进口原油2400亿吨,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最高可达57.8%。

事实上,燃料乙醇仅仅是生物质能的一个剪影。生物质能的“开挂”体现在它可以将各种农林废物“变废为宝”。

数据显示,我国秸秆理论年产量高达9亿吨,农产品加工副产物约5.8亿吨,林业“三剩物”月1.1亿吨,畜禽粪便产生量约30多亿吨。中国林科院林产化学工业研究所蒋建春院士介绍,1吨秸秆的价值相当于0.5吨标煤,如果把50%的秸秆作为燃料利用,等同于年产4000万吨原油和33亿立方米天然气。

除了陈粮和农林废物外,还有一种非常值得关注的生物资源,即微生物。微生物利用最大的亮点是可以通过基因操纵来使其最大限度的为我所用。清华大学教授陈国强表示,目前迫切需要发展新一代生物制造技术,使生物基材料能与石油基材料在成本上竞争。

所谓的“新一代生物制造技术”又是如何操作的呢?陈国强表示,以微生物为反应物的生物制造过程,可以通过操纵微生物的基因来解决生物制造过程的缺点。如转化率低的问题,可以通过给细菌配置血红蛋白细胞提高氧气的利用力,从而降低能耗,提高转化率。再如生物制造过程往往耗费大量淡水,对此可以通过筛选出一种嗜盐细菌,从而可使用海水替代淡水进行反应。又如反应过程慢,一般需要数天或数周时间,可通过基因操作,改变细菌分裂方式,而加速反应进程。

总之,微生物就像一块橡皮泥,需要它怎样,就可以考虑将其塑造成哪样。目前,PHA制造技术已成功中试,其产业链涵盖环保塑料、可降解农膜、纺织品、饲料添加剂、3D打印材料、医学植入材料等,很多领域都与石化行业相交叠。

生物质能拥有光明前景,但也像每一个行业一样,生物能在技术、政策、成本等方面,均有着束缚自身发展的瓶颈。蒋建春谈到,我国农林废弃物综合利用在研究深度、技术成熟度、系统集成和产业规模等方面,仍与国际水平存在较大差距。

我国生物燃料乙醇发展缺乏明确的发展目标,没有形成连续稳定的市场需求,还处在“以产定销、计划供应”阶段。国内生物燃料乙醇从生产到销售的各个环节都受到了政府部门的严格控制,是政策性的封闭运行,尚未形成真正意义的市场化。

商业化利用难

资源分散,收集手段落后,产业化进程缓慢,制约着生物质能源高新技术的规模化和商业化利用。集中发电和供热是国际上通行的高效清洁地利用生物质能源的主要技术方式。但是,这些技术需要具有一定的规模,才能产生经济效益。

缺乏专门扶持生物质能源发展,鼓励生产和消费生物质能源的政策。在当前缺乏一定的经济补助手段的条件下,难以实现生物质热电联产规模化,竞争能力弱。

生物质能源与农业、林业在资源使用上不协调。能源作物已经开始成为不少国家生物质能源的主体。但是,我国土地资源短缺,存在能源作物和农业、林业争夺土地的矛盾。

利用制约

一些制约生物质能发电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电价补贴标准低,使生物质发电项目一旦投入运营就面临亏损境地。《可再生能源法》明确指出,要制定激励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税收及贷款优惠政策,然而关于生物质发电的相关退税政策至今尚未落实。

朴器科技:让技术转移、创新创业更容易!

产研互联

产业孵化

科技投资

知产运营

转型企业创新驱动倍增器

创新创业一体化服务领航者

在全球范围内与领先科技力量深入合作,整合跨境、跨界的科技力量

打造融合产业、科技、金融一体的协同创新生态平台

朴器科技,链接全球科技力量,科技让世界更美好!